首页>资讯>正文

张克让自传从一般教师到全国劳模用爱编写教育之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1-31 18:52:08 自媒体

原标题:张克让自传:从一般教师到全国劳模,用爱编写教育之歌

在靖远教育前史上有一个十分闻名的教育达人,先后曾担任靖远一中、靖远师范校长,甘肃教育学校副院长,是全国劳动模范也是全国人大代表,他便是张克让先生。让我们走进张克让的口述前史,了解他不为人知的故事。

张克让先生(1936.10—)

张克让先生简历

张克让,甘肃甘谷人。1959年结业于西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分配到靖远一中任教达31年。1984年任该校校长,1990年调靖远师范学校任校长,1991年调甘肃教育学院任副院长,1997年退休。

作业期间,先后被评为中学高档教师和特级教师,当选为甘肃省中学语文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和甘肃省教育学会副会长以及全国中语会阅览研究中心常务理事,1986年被评为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1988年当选为七届全国人大代表,1989年被国务院颁发“全国先进作业者”称谓。

退休之后,出书专著三部,名曰《滋兰树蕙录——我和我的学生》(教育文录)《诗情墨趣》(书法诗词书集)《风雨滄桑文武图》(长篇传纪体小说)。

《滋兰树蕙录——我和我的学生》封面

张克让的故事

我这一生,可谓“阴晴变殊,寒暑易剧,大起大落,大落大起”。开端为“百事顺心,火盛一时”,继而是“风急浪高任浮沉,苦辣酸甜尽我吞”,最终则是“公鸡戴帽冠上冠,糖和蜂蜜甜加甜”。有人将此戏之为我人生之“三部曲”,也算是当之无愧,非为谬说也。

参与苏振甲校长塑像落成典礼

1936年10月,我出生于甘谷一个一般得不能再一般的农人家庭,日子虽不殷实,但也从未发生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看着傍晚愁早晨”的饥饿危机。1943年,始入土桥小学就读,条件虽很粗陋,只要“几间平房课,一块土场玩,昼沐阳光暖,夜披油灯寒”,但师资水平还算能够,我也学得较为卖力,因而,1949年小学结业,即以较好的成果考入甘谷中学。中学六年,百事满意,“又当先进又入团,又常登台又当官”,风景无限,誉满学校。1955年高中结业,很顺畅地考上了西北师大,翌年,即荣耀参与中国共产党,真可谓春风得意,趾高气扬。这一时期,即我人生之第一部曲也,主旋律能够一“顺”字而冠之。

张克让参与劳模报告团

谁料好景不长,风云突变,1957年“反右”,我这个入世不深的年青学子,“合理风华茂,倏遭暴雨侵,美梦犹未觉,前锋变敌人”。从此,我便开端了漫漫人生旅途上的艰苦行进。1959年大学结业,被分配到靖远一中任教,每周27节课,自不必说,一有时刻,还得进行“劳动改造”,背粪、洒水、收庄稼、耨地、碾场、摘棉花,什么活我都得干,什么苦我都得吃。1966年之后,日子就更难过了,“劳动改造”,逐步变成了积极争取、求之不得的“佳活美差”,告知、挨斗、喷气式、游街、陪桩、“炒豆子”,真把人“鼻塌嘴歪”,起死回生,胆战心惊,昼夜不安。好容易熬到运动后期,我才又被康复了上课的资历,尽管其时仍然是“乍寒乍暖年月艰,紧箍咒念心倒悬”,但我一直深信:“误人子弟事莫为,须知头上有彼苍。”这一阶段,我算是饱尝了人世间的凄风苦雨和腥臭恶臭,此即我人生之第二部曲也,主旋律当以一“苦”字而蔽之。

张克让参与靖远六华夏校长刘正旭书法展

1976年,打倒了“四人帮”,雨后初霁,万民欢腾,我激动不已,倍感惊悸。为了表达这种爱情,当下,我便撰写了这样一副对联贴在门上:四海欢庆四害除,小子我自我陶醉;气势磅礴万民喜,老张咱若癫若狂。我自觉不必“醉”“痴”“癫”“狂”这些字眼,就无法表现出我其时的心境。不久,我的“右派”问题被彻底“纠正”了。1956年入党的“老党员”身份也被彻底康复了。尔后,一顶顶光芒耀眼的“桂冠”便向我雨点般飞来,中学校长、师范校长、高档中教、特级中教,市中语会理事长、省中语会理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真让人手不暇接,头不暇戴。从中学到师范,从师范到教院,步步青云,连连高中,薪酬一涨再涨,收入一增再增。真可谓:人交好运棒发华,摔跤也拾金娃娃。此即我人生之第三部曲也,主旋律能够一“荣”字而盖之。

张克让作为人大代表参与全国人代会

“三部曲”之后,还有一个比较悦耳、较为悦耳的“结尾”,即我退休之后的这段阅历。我是1997年从省教院副院长的岗位上退下来的,因为在位时弓弦绷得太紧,因而退下来之后,顿觉身轻目明,如释重负,预备安安靜静、无拘无束地活他几年。

但是后来,在有些亲朋的劝说下,自己竟更弦易张,改做起“著书正世风,奋起更传薪”的“阴谋”来。拙作《滋兰树蕙录》的出书发行,尽管也产生过一些乐在其中的感觉,但却花费了我不少汗水,颇感筋疲力尽,急需休整休整。但休整并非无所事事,得有个文娱性的喜好才是。而我呢,“一不羡酒仙,二不慕烟皇,不做搂腰圣,不妥麻将王……惟余两大癖:练字吼秦腔”。而“吼秦腔”只能是一时的“宣泄”,少纵即逝,只要练字,才干真实陶冶情操,修身养性,因而,我便决议:集中精力,操练书法。我的意图,既非成“家”,唯有消遣,重在文娱,其旨“练字不习帖,笔随心飞翔,行书图流通,草书求张扬”。楷、隶、篆书,过于“拘束”,我不太喜爱,只要行草,自在豪放,很合适我之情性,一朝一夕,便很天然地势成了一种独具自己风格的行草“张体”。除操练,我又自撰诗词文赋和门联挽对,自寻趣味,诗情墨趣,倒成了我退休后的作业。

张克让参与全国中学语文教研会

庆祝建国70周年荣誉勋章

当今我已步入耄耋之年,但我对常识的寻求不忘初心,心系故乡情、教育情、亲朋情、师生情、同志情、自抒发,倒成了我精力的依托。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图片来源于《滋兰树蕙录——我和我的学生》一书及网络。

责任编辑: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